<samp id="27q27"><output id="27q27"></output></samp>

<optgroup id="27q27"></optgroup>
  • <optgroup id="27q27"><em id="27q27"><del id="27q27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  • <span id="27q27"><output id="27q27"><b id="27q27"></b></output></span>
    <ruby id="27q27"></ruby>

    ?首頁?
    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    工地孔乙己
    來源:水電九局 作者:田其祥 時間:2019-05-30 字體:[ ]

    魯鎮的工地格局,是跟別處都差不多的,以房建項目為主,樓層做到了二十多層,都安裝了電梯,隨時可以上下,做工的人,傍晚散了工,就可以回到宿舍,泡泡熱茶泡泡腳。倘若肯花一點錢,就可以買點飲料花生米,但這些工人,多是農民,大抵沒有這樣闊綽。 

    我從兩年前開始,便在魯鎮工地上做安全,主任說,我性格太弱,怕叫不動工地的工人,就在辦公室做點資料罷。外面的工人們,雖然容易說話,但嘮嘮叨叨夾雜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管理的人來了,才用心干著活,在這嚴格的監督下,要他們注意安全措施也很為難,主任又說我確實不適合這事,便讓我認真做資料工作先學習了。 

    我從此便整天在辦公室里,專管我的職務,雖然沒有什么失職,但總覺得有些單調,有些無聊。主任是一個嚴格的人,工人也很“皮”難講通,教人活潑不得,只有孔乙己上工地了,才可以笑幾聲,所以至今還記得。 

    孔乙己是做工卻不愛帶安全帽的唯一一人。他身材瘦小,滿臉滄桑,一頭亂蓬蓬的油發。雖然是工人,可是就不愛帶安全帽。他對人說話,總是滿口的“你曉得個錘子”。孔乙己一回到宿舍,別的工友們便看著他笑,“孔乙己,今天又被領導訓了?”他不回答,對食堂說來瓶冰水,便故意將安全帽擱在桌上,其他工友又故意高聲笑他“你一定又是沒有帶好安全帽!”孔乙己睜大眼睛說:“你曉得個錘子……”工友們說:“我今天親眼看到你沒帶安全帽,被領導訓。”孔乙己便漲紅了臉,額上的青筋凸起,爭辯道:“忘了,忘了!忘了能算有意不戴么?”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。 

    聽別人背地里談論,孔乙己原來是讀過一點書的,但終于沒有進學校,又不會做生意,幸好有一手技術,便到工地上做工,可惜他又有一樣的壞毛病,便是不聽勸,不注重安全,總是經常受點小傷,之后便會乖乖做好幾天安全措施,但時間一長,又開始懶做。

    有一天,大約是快到中秋的兩三天,主任正在慢慢做現場記錄,忽然說“孔乙己好像有幾天沒來了,我還特地想盯著他,兩節要到了,安全要緊呢!”我才發現他的確幾天沒來了,一個工友說“他怎么會來?他磕到頭了。”他仍舊是懶,這一回又是沒有戴安全帽,偷偷上工地,彎腰撿扳手時候頭磕到鋼架枝上,破了點皮見了血,工頭讓他回去養幾天。主任便不再過問,想著回來定要找他算賬。 

    兩節過后,秋風慢慢涼了起來,我正低頭坐著資料,忽然聽得一個聲音,“來一瓶水。”這聲音雖然極低,卻很耳熟,站起來一看,那孔乙己便在食堂坑口坐著,臉上黑還瘦,更顯滄桑,主任也出來說:“孔乙己么?你安全帽什么時候戴好?”孔乙己很頹唐地仰面回答“這……下回帶,下回帶。”他的眼色,很像懇求主任不要再提。此時路過幾個工友,便都笑了。孔乙己接過水,便在旁人的說笑中,慢慢走回宿舍了。 

    自此以后,又長時間沒見到孔乙己了,到了年底,主任拿出花名冊說:“這孔乙己,什么時候才曉得安全。”到了第二年復工,又說“孔乙己啥時候才曉得安全。” 

    我到現在終于沒有見他,大約孔乙己的確受傷了。

    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    瀏覽次數: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宅男影视